《禮記·學記》云:「建國君民,教學為先」,一個國家要想實現長治久安、繁榮昌盛,人民安居樂業,最重要的是發展教育。而教育之根本為何?是報本反始的孝道教育。曾子曰:「慎終追遠,民德歸厚矣。」(《論語·学而》)

《礼记。坊记》云:「修宗庙、敬祀事,教民追孝也。」《祭統》云:「夫祭之為物大矣,其興物備矣,順以備者也,其教之本與。是故君子之教也,外則教之以尊其君長,內則教之以孝於其親。是故明君在上,則諸臣服從。崇事宗廟社稷,則子孫順孝。盡其道,端其義,而教生焉。是故君子之教也,必由其本,順之至也,祭其是與。故曰:祭者,教之本也與。」

總覽中國千百年歷史長河中流傳下來的浩瀚典籍,我們不難發現,中华民族最重视祭祀。古聖先賢有言:「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」(《左傳·成公十三年》)一个国家最大、最重要的事情,除国防军事外,还有一個排在它前面的——祭祀。在古代,国有国的祭祀,家有家的祭祀,國在宗廟,家在祠堂。又《道德經》五十四章曰:「子孫以祭祀不輟。」子孫若能重祭祀,必能行先祖之教、守先祖之道,如此則能使後裔延續不衰。於此可知,中華民族能延綿五千餘年至今不衰,成為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唯一倖存者,乃歷代華夏子孫祭祀不輟之功也。

《禮記.祭義》又曰:「天子諸侯宗廟之祭,春曰礿,夏曰禘,秋曰嘗,冬曰烝。」此四時之祭,後演變為「春節、清明、七月之望(中元節)、十月之朔(農曆十月初一」,祭祖之期遂成定例,沿傳至今。

凡祭祀,內心當誠敬潔淨,祭前應齋戒淨心。

凡祭祀,當具足威儀,體態端正嚴肅,容貌和緩,方能以禮化心,以禮正身也。

凡祭祀,不可請人替代,祭祖之時,當如祖在己前,如此則祖宗之教自記,謙恭之心自現也。

凡祭祀,不宜過於頻繁,不然,則心煩而不敬,有違於祭祀之虔敬之心矣。然亦不宜過少,少則怠慢而忘祖矣。

凡祭祀,心當至誠至敬,祭器祭品當取潔淨無染,為己最尊貴者。

夫祭祀,不僅行之於祭祀之時,要在平日積功累德,謹言慎行,使己之煩惱習氣日有所減,乃至於無;德行智慧日有所增,乃至於全,則可謂為真孝子,真祭祀也。

【積德累功,念佛迴向】

印祖云:「佛弟子祭祖先,固當以誦經、持咒、念佛為主。若能令慈親與己,並及家眷,同出娑婆,同生安養,同證無量光壽,同享寂滅法樂,同作彌陀法王子,同為人天大導師。方可盡其孝慈之心,與夫教育之誼。」若能虔誠念佛修德迴向,祖先必能獲福無量、得真實之利也。

【祭品用素,勿用肉祭】

印祖示曰:「至於喪祭,通須用素,勿隨俗轉。縱不知世務者,謂為不然,亦任彼譏誚而已。」又云:「仁人祭祖,尚求仁者之粟,今求屠劊之肉,是焉得為誠敬乎。由是言之,殺生以祭天地,是逆天地好生之德,天神地祇,豈以此諸穢物為香潔,而歆饗之乎。蓋祭者,欲藉此以食其祭品耳。至於祭祖宗,奉父母,待賓客,當思有益於祖宗、父母、賓客,方為合理。今以極慘酷之殺業,為我致誠敬之表示,令祖宗、父母、賓客同膺殺禍,此之誠敬,是禍害,非誠敬也。而況一切眾生,皆是過去父母,未來諸佛,不加救濟,反為表我之誠而加殺害乎。」「以既造殺業,必受殺報。」

【大事從佛教,小事從常道】

印祖云:「焚化箔錠,亦不宜廢,以不能定其即往生也。即定其即往生,亦不妨令未往生者資之以用耳。」又云:「錫箔亦不可廢,亦不必一定要燒多少。須知此濟孤所用,佛菩薩,及往生之人,了無所用。亦當以佛力、法力、心力,變少成多。若人各得一,縱數千萬萬,也不能遍及,以孤魂與鬼神遍滿虛空故也。若知變少成多之義,則濟孤之心亦盡,而且無暴殄之過。是在人各至誠以將,則心力周遍,冥資亦隨之而周遍矣。」蓋時有古今,地有南北,言語異聲,風俗莫同,難於盡歸於一。若祭祀之法之程無害仁善,無違因果,毫無所過者,從當時當地之風俗可矣。

实现中国梦,要扎根,根就是孝道。纪念祖先,就是孝,是学习孝道的第一门课。重祭祖,中國必能協同世界走向和諧,習主席中國夢之理想必能全面實現。

  • 中元祭祖

  • 上香

  • 獻燈

  • 獻花

  • 頂禮萬姓先祖

  • 上香